日據時期台灣新文學運動

 

98/03/18 陳正芳整理

版權所有copyright.gif (70 bytes)陳正芳


一九九八年春季班《台灣文學史》課程口頭報告


一、前言:

根據施叔所作「台灣文學大事紀」,台灣漢文文學 傳統始自十七世紀中,文社、詩社相繼成立,但走 向大抵以中原為主。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,台灣割 日,先有台中林朝菘等創立「櫟社」,倡導「擊缽 吟」之風,後有兒玉總督在淡水舉行「揚文會」, 籠絡舊文人。由於不滿日本殖民政策,加上台灣武 力抗爭屢戰屢敗,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戰後,世界新 思潮衍傳台灣,台灣知識份子在備受衝擊下,以推 行台灣新文化運動為文化抗日手段。此運動應以一 九二0年一月十一日由留日知識份子在東京成立之 「 新民會」為權輿。其理念為「啟發省民思想,提高本省文化,以其爭取省民的政治自由,而脫離異族的支配。」(廖毓文)「台灣新文化運動始終是和民族解放的政治運動和在一起…」。台灣(連溫卿)台灣新文學運動則是其重要內涵。

二、新文學運動之分期(整理自「日據時期台灣新 文學的發展」,許俊雅)

第一階段:1920-1931

*首篇文獻是刊載於《台灣青年》創刊號陳炘〈文學與職務〉一文,也是首篇陳述理論之作。首倡台灣新文學「言文一致體」及自覺的文學觀,並以中國文學革命為依據。

*《台灣青年》更名《台灣》,林南洋介紹西方浪漫主義、自然主義與新浪漫主義以後的各種文學思 潮。黃成中以為台灣文化不可與中土文化相離,因 而力倡白話文。

*一九二四年留學北京之張我軍在《台灣民報》發表的〈致台灣青年的一封信〉方將白話文學導入新文學運動。

*新舊文學論爭:張我軍以獨創;創意需含意;含意需深藏;排春秋筆法;倡科學態度;歷史和小說需分工等六章,展開其舊小說改革意見。

*作者多以古典詩文陳其政治異議。以象徵手法(寓言小說)批判台民甘為奴之劣根性。

*本土作家稀少故轉載頗多大陸新文學作品,如胡適、冰心、魯迅等。

*此時社會運動者不論左派右派,都視文學為推展運動之利器。

第二階段:1931-1937

*日本統治者全面搜捕台灣共產黨員,政治運動由盛轉衰。於是知識份子傾其心力於新文學之創作。

*因為社會主義思想影響和社運失敗,此時運動方針為「以台灣化文創作鄉土文學」、「建立台灣自己的文學」。

*台灣文學本土論之形成,其政治、社會層面之因素有四:閩南語撰文:新聞學運動尚為日本當局接受;白話文不被認同;日本文學影響。

*1930-1931黃實輝、郭秋生引發之「鄉土文學論戰」與「台灣話文論戰」為最鉅者。(74頁)

*文學社團與刊物:

三六九小報--多登長短篇連載小說(77頁)。

南音社及《南音》--以含蓄筆法寫作,避免雜誌遭禁停刊。對寫詩的要求(82 		頁)。

台灣藝術研究會與《福爾摩沙》--採中間路線,積極整理研究鄉土文學。著重	小說和詩的創作。

台灣文藝協會與《先發部隊》《第一線》---以自由主義為精神,促進台灣文藝	的健全發達為目的。提倡轉向於創造當來的新生活樣式(93頁)。走社會寫實路線。

台灣文藝聯盟和《台灣文藝》---主張文學要竹於台灣的一切「真、實」(以科	學分析)的路線之上,跟台灣社會情勢進展而進展,跟歷史的演進而演進。網羅作家最多。楊華、楊逵、呂赫若三篇文章最早介紹到大陸的台灣新文學作品(102頁)。

《台灣新文學》---以楊逵主張現實主義的文學運動應該和窮苦的大眾打成一片,	推翻日本的殖民統治。

*此時小說作者以開始熟練運用中篇小說之形式,且試圖向長篇小說之領域探索。

第三階段1937-1945

*戰時體制與皇民化運動。

*小說內容強調傳統之道德理念(從反傳統、爭個人自由、抵抗殖民統治,轉化為思索家庭倫理、人性之糾葛、道德之出路等問題)。部分作品特色為逃避現實、注重趣味、刻意浪漫。

*文學社群

風月俱樂部與《風月報》---

台灣文藝家協會與《文藝台灣》---殖民文學的引進;寫實主義與浪漫主義之爭;台灣文學定位。

《台灣文學》---

台灣文學奉公會與皇民文學、《台灣文藝》

 

三、問題與討論

1.新、舊文學論戰時,民國十四年一月五日發行的《台灣日日新報》漢文欄悶葫蘆生發表了一篇〈新文學的商榷〉一文,針對新文學運動倡導白話文一案提出置疑,他指出;「台灣之號稱白話體新文學,不過就普通漢文加添幾個了字,及口邊加馬、加勞、加尼、加矣、諸字典所無活字,此等不用亦可之文字。」雖引起張我軍等文人的反擊而銷聲匿跡,但其對文字的觀察卻不容忽視。戴國煇在面對二二八的史料整理時曾說:「我們看歷史一定要有階段性,需要透過一定的過程來認識它,否則容易以當前的概念及表象來涵蓋過去的一切。」因此,當我們重新檢視這一段文學史的歷史變革時,就不能偏視一種聲音。從一八九五年台灣割日到一九二五年張我軍發表文章將中國、日本區隔為不同於台灣的兩個國家,此時已有文化認同的轉移,但是台灣人怎麼去認同自己?怎麼使用語言?

舊文學所保留的語言是對漢文學(中原文化)的傳承表現,一旦語言被銷毀,人們首先要面臨的是與「過去」的一刀兩斷,接著是新語言的適應問題。白話文原是口語之語言,提倡白話文就等於提倡寫實現實,原本深奧難懂的語言文字一經大眾化,所有文字階級立時土崩瓦解,固然文學得以大範圍地推廣,然文字駕馭力的待考驗,卻使俗、雅有混雜之嫌。張我軍欲依傍中國的國語來改造台灣的土話,一方面建構自我,一方面保留與中國文化之臍帶關係,使我們看出此時文化認同的複雜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