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 達 魯 之 犬
Un Chien andalou



布紐爾與達利合作拍成的電影 《安達魯之犬》 是典型的超現實主義電影。 其中片頭一景 是劇中男主角抬頭望向天空時, 看到夜空中一朵烏雲橫過月亮, 下一個鏡頭跳接到一人 手持剃鬍刀橫向割裂一女子的眼球, 鏡頭上是眼球破裂的特寫。 超現實主義強調不合理的拼貼, 將兩個毫不相關的物體拉扯在一起, 此處擴大為蒙太奇跳接的原則。

此二景與劇情毫無關係, 彼此之間亦毫不相關, 但是, 畫面意象底層卻大有深義: 烏雲橫過月亮的形狀 令劇中男主角聯想到 剃刀刀片橫切眼球的意象。 而此切割眼球的意象是一種暗喻, 影射男主角心理所經驗到的閹割威脅: 自己的慾望受到各種宗教道德的約束 而無法得到適當的發洩, 使得他覺得能力被否定、 被閹割。

這種以極稀薄的關連帶出 兩個極不相同的事物之超現實手法在 《安達魯之犬》 中處處可見。 另一例是片中男子手掌中 冒出螞蟻的鏡頭 融入一男子腋窩汗毛一景, 再融入沙地上佈滿針狀物球體的海膽。 這種超現實的鏡頭轉接象徵地影射 此男子的心理幻想及慾望: 手心冒出的慾望聯想到體毛, 及同時具有體毛狀的針狀物與子宮狀的球體。

除了對心理狀態的呈現之外, 《安達魯之犬》 中對宗教的批判亦十分明顯。 有一景是一男子走向他要追求的女子, 身後扛著沈重的包袱: 兩塊石板所刻印的十誡, 兩個牧師, 一台鋼琴, 上面一頭犧牲用的牛。 這些物件以超現實的方式拼湊, 同時象徵地指出人的慾念 被沈重的宗教誡令與文明禮教所捆綁壓抑。 人類無以名狀 的矛盾與壓抑 在此以具像的影像陳列, 毫無邏輯可言, 但是, 這種荒謬的拼貼卻有強大的批判力量。



【超現實主義在二十世紀現代繪畫中的表現風格】

【超現實主義在電影形式中的呈現方式】

【超現實主義在台灣移植的多重影響源與本土化現象】